這張是網路傳的,日本最牛釘子戶.



 





郝痛苦強拆 王家:那就提釋憲 暫緩都更案

中廣新聞網 – 2012年3月29日 下午5:51

文 林苑都更案,郝龍斌市長今天(二十九號)表示,強拆讓他相當痛苦,今天下午都更青年聯盟及王家人,到北市府前抗議,因為郝市長出席悠遊卡記者會無法直接向 市長陳情,抗議學生在現場高喊都更不公。王家人指出,如果郝龍斌真的覺得痛心,北市府應該要提出釋憲,並且暫緩都市更新案。(林麗玉報導)

文 林苑都更案北市府強拆拒遷戶,郝龍斌市長表示,北市府強拆的決定相當痛苦,不過因為文林苑的司法程序都完成,公權力的責任不能退卻,對於郝龍斌的說法,王 家人及數十名三二九青年起義反都更活動成員,二十九號下午到北市府前抗議,抗議陳情行動正好遇到郝龍斌市長,在市府一樓出席悠遊卡記者會,一度發生有抗議 學生衝進會場抗議。

而對於郝市府執行強拆,王家人也到市府陳情抗議,王耀德說,對於郝龍斌市長表達強拆的決定相當痛苦,他也要求北市府應該要提出釋憲,並且暫緩都市更新案。

王家人質疑,郝市府說文林苑都更案,北市府三年來開了十八次的協調會,不過這樣的協調會開千次都沒有用,不讓王家變更都更範圍,三年來都原地踏步,難道這就是我們的法律。




關於王家都更案...

張志祺寫於 2012年3月29日 15:10 ·

前言

 

 

或許不該在這時候貼出這樣的文章,但是身為一個都市計劃學系的大三學生。我很想向大家分享一下我的觀點。我想理性地跟大家分享我對這件事情的看法,也想藉由這件事情喚起大家對都市公共事務的積極面。在這篇文章中,我會分成三個部分:

 

 

一、都市更新到底是什麼?

 

我想先簡單解釋都市更新的意義為何,好讓大家在這樣的基礎知識下能夠更清楚王家事件的全貌。

 

二、王家事件到底出了什麼樣的問題?

 

在這之中,我會透過民眾、建商、政府他們三者各自的立場去看這件事情,然後釐清他們犯的錯誤。  我得說,這件事情真的沒有絕對性的誰對誰錯,而是由三者的小錯所累積成的悲劇。

 

三、我們到底該如何看待這件事情,我們又該做什麼?

 

這邊或許是我的主觀論調,但我想告訴大家的是我們該如何面對未來,好讓這些事情不再重演。

 

或許這整篇文章會跟大家之前接收到的訊息有些不同,但我希望大家在看這篇文章的時候,都可以保持理性,因為唯有這樣,我們才能找出問題的癥結點。而讓整件事情的討論,對我們所關心的未來更有建設性。

 

那麼,我要開始了。

 

 

-----------------

 

 

一、都市更新到底是什麼?

 

 

從法規面的都市更新條例來看的話,都市更新係指在都市計畫範圍內,實施重建、整建或維護的措施。重建,是指整個拆除,全部翻新(也就是這次的王家事件所用的)整建,是指修建或改善,算是小幅度的重建維護,則是俗話說的拉皮(古蹟常用)

 

那為什麼要都市更新呢?都市更新絕對不是一個為了炒地皮才跑出來的名詞,而是為了全體都市居民的公共利益才產生的。當都市發展到了一定的年期,過去的建物開始老舊破敗,而為了都市能夠保持著緊湊發展的特性,都市計畫提出了"填入式發展"的概念。

"填入式發展"就是將已經不堪使用的建物重新改善,是個能減少都市蔓延,回應永續生態的觀念。而都市更新,就是這概念中非常重要的一環。很多人會質疑都市更新的公益性到底在哪裡?

公益性本來就是個模糊、難以定義的事情,在這裡我簡單提及幾個:

 

1.市容的改善

2.人行空間的改善

3.停車空間的增加

4.綠地開放空間的增加

5.對於都市防災性的提升

6.減少都市蔓延所需要花費的基盤設施成本

 

對於都市計畫來說,都市更新最重要的就是後面兩項。而這也是為什麼建商可以說自己的建案是符合公益性的主要原因或許大家看不到,但對於一個都市來說,這真的是最關鍵的重點之一。

 

由於都市更新的實施非常複雜,在這說明大家可能會完全搞不懂,所以我想把這過程簡化一下:

簡單來說,都市更新的實施就像是一個遊戲一樣。

是民眾、政府、建商三者的遊戲,三者的心理賽局,三者都有自已要從中得利的需求。

政府透過增加的容積,來吸引建商加入,幫忙民眾改建。

如此一來,民眾可以得到新的房子或更多金錢、建商可以賺到錢來養活底下的員工、政府也可以有更好的市容跟更多的開放空間回饋給民眾。理想中的都市更新,是個三贏的美好局面。

 

但是為什麼會發生今天這樣的局面呢?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

 

 

二、王家事件到底出了什麼樣的問題?

 

 

我相信會點進來讀這篇文章的人,應該都對王家事件有或多或少的了解。

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大概可以簡化成這樣:

 

建商劃定了都市更新地區,而裏面包含了王家-->王家不想被都市更新,因為他們的房子還很新而且很有感情

-->建商協調了兩年仍然不成,最後決定請政府出面-->政府強制執行,將王家全部打掉,也爆發了這次衝突

 

我想要表示的是,在這場都更遊戲中,三方都是失敗者,沒有真正的贏家。

但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三方到底犯了什麼樣的錯誤才會導致這樣的悲劇,就是我們接下來要去關心的,也是我們真正要檢討的事情。希望大家可以暫時放下自己的價值,從整體的觀點來檢視三方的錯誤。

 

-- 

 

王家犯了什麼樣的錯誤?

 

這邊其實還有很多的模糊空間,畢竟現在整個事情也只看得到王家單方的說詞。

但他們最大的錯誤就是在一開始的消極處理。

 

http://katinkr.wordpress.com/2012/03/17/%E3%80%8C%E9%83%BD%E6%9B%B4%E9%87%98%E5%AD%90%E6%88%B6%E3%80%8D%E8%83%8C%E5%BE%8C%E7%9A%84%E9%97%9C%E9%8D%B5%E5%A5%A7%E7%A7%98-5%E5%88%86%E9%90%98%E5%8C%85%E6%82%A8%E7%9C%8B%E6%87%82%E5%A3%AB/

在這篇文章中提到,"您以為禮貌說個「謝謝,不參加」就沒事了嗎?...2007年5月1日都市更新事業概要核准,2009年6月16日事業計畫核定。這兩年間,王家連一次公聽會、審議都沒參加"

看起來真的沒錯,建商超級混蛋怎麼可以這樣亂搞!!

 

但我得說,這樣的冷處理,真的不可能使這件事情變成沒事...或許有點無情,但這卻是事實。

前面提到,都市更新是個遊戲,而他的遊戲規則就是一條一條死板的法條。

口頭上的拒絕不代表法理上的拒絕,要拒絕這樣的一切,你就得參加公聽會、審議。不然就是放棄了自己表達意見的權力。這樣講或許還是有點難以理解,或許,我們可以用這樣的例子來解釋投票時,會分成贊成、反對還有廢票(無效票)。

現在的狀況就是贊成票在公聽會和審議時達到了100%,而反對票0%。因為王家根本沒有出席,他們放棄了自己表達反對的權力。

如果王家在一開始積極地參與公聽會,強烈表達自己不願劃設的立場,那就會讓贊成票變成95%,反對票5%。你會說這沒有用,還不是過了,一樣是恐怖的多數暴力。

但不要小看這小小的5%反對票,根據都市更新條例的第二十二條規定,在正式的公聽會跟審議之中,他就是有著逼迫建商修改方案,跟正式面對王家意見的力量。

但是很可惜的,王家自己放棄了這個權力。當他發現的時候,早就已經身在都市更新的遊戲中,無法退出。

只能依循著遊戲規則繼續玩下去。

而重點是,接下來的遊戲選項中,沒有退出、也沒有我要我的舊家這兩個選項。只剩下新房子跟金錢這兩個選項...

 

就是這樣一開始的消極態度使得王家在後來任何的抗議行為,在法律之前都沒有任何的立足點了。我們真的應該積極地參與公共事務,表達我們的意見,不然就會讓這樣的悲劇繼續發生。

 

--

 

接下來,建商又犯了什麼樣的錯誤?

 

他們最大的錯誤,也是導致這次他們危機的關鍵點就是 預售 這個行為。

你會說,這就叫做貪財!想賺錢想瘋了才會這樣。

但如果你現在站在建商的角度,你會如何看待這件事情?

在這邊我想先簡單解釋一下幾個法條,讓大家更能進入建商們的思考:

 

都市更新條例規定,當你已經取得10%的人的同意時,就可以開始籌備公展所需的設計資料,用以博取更多所有權人的同意。

如果已經取得了2/3的私有地權人同意、2/3私有合法建物人同意、3/4私有土地面積所有人同意、3/4建物總樓地板面積所有人同意後你就可以開始進行都市更新,之後進入主管機關審議了

 

很繁複,對吧?而且這還是簡化過的這代表著法律對私有權人的保障,一定要達到一大堆條件之後才能繼續,同時回應多數決民主制度的意義。

 

所以當建商一開始協商完除了王家以外的所有人的時候,建商其實已經具有了進行都市更新的合法依據。

是可以不管王家,早早就把他們家拆掉的。

因為你們在公聽會不出席,你不表達意見,就代表你要參加這個遊戲,你參加這個遊戲,就代表我們要依據遊戲規則玩下去。

我可以開始設計了,我也可以開始賣,因為我已經具備了我的合法性。剩下的只是跟你協商,看你到底開價多少才願意給我

 

站在建商的角度,確定法律依據上沒問題之後,早點設計早點賣當然是最好的選擇。

 

這邊你會說建商真的很混蛋,怎麼可以只看錢來辦事情。

而且還忽略了少數人的意見。

沒錯,但現實就是金錢是我們唯一的交易媒介、多數決是我們最主流的價值觀。

如果沒了金錢、沒了多數決,我們還能怎麼辦?

 

而建商就是剛好遇上了對金錢沒有任何慾望的少數分子-王家。

他們,該怎麼辦?

 

建商一定知道王家開價兩億就是要他們知難而退,叫他們不要來煩他們。

"我只要我家!!!"這五個大字非常清楚的浮現在他們的協商開價單上

 

這在一開始公聽會跟審議時或許還有讓建商退一步的理由,但在這時候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

因為這個選項在你進入這個都更遊戲時就已經不復存在。

所以開始了一點交集都沒有協商過程。

在這兩年中,建商其實是可以直接請台北市政府"依法"強制執行的。

但是他們沒有,從這點中,還是可以看出建商釋出的善意與誠意。

 

但最後就是預售這件事情把他們逼急了。

預售讓他們沒有修改設計的可能性(最近一直最轉貼的台南西門路案例)

面對著38戶搬出去的住戶壓力,還有已經預售出去的合約問題,他們不能再等了再等下去,就是100%的破產。如果你是建商你會怎麼樣?

沒有任何建商願意把自己的名聲搞臭但是當這事情已經不是純粹的利益問題,而是他們是否能繼續生存的問題時,他們只好搬出了都市更新條例第36條的規定,因特殊因素最多只能沿一年半,時間已經到了。接下來,要請政府執法了。

 

--

 

而政府又犯了什麼樣的錯誤?

 

 

政府會怎麼解讀這件事情?

我始終相信政府是公平的,絕不是偏袒任何一方的。

在這整個事件中,王家從一開始的消極處理時,就已經喪失了在法理上抗衡的依據而建商除了一開始不顧王家的"口頭拒絕"這項情理上的因素外,在法理上幾乎佔著絕對優勢。

政府是執法者如果連政府都不尊重自己訂定的法律,這樣的政府又要如何使人信服?惡法亦法在修正前就是得執行,於是,他們只能選擇執行法律。

 

而政府是這次三者中最慘的一個,他們承受了最多的攻擊他們唯一犯的錯是在表態的層面,沒有把事情的原委好好交代清楚,所以看似偏袒建商(或許也是媒體的問題?)

但站在法律的角度檢視,他們其實也只是依法行政而已...

不要說法律是他們訂的,當然是他們的錯。執法,跟立法是完全不一樣的。 

--

 

不知道大家看到這裡,是不是有更了解了事情的全貌了?

簡單來說,我認為法律上的權利與義務是這次事件的關鍵

 

王家一開始放棄了透過法定程序表達意見的權利,一開始的消極參與,使得後來一切的積極努力都注定付諸流水。

建商為了確保現金流而開始預售的動作,完全抹煞了變更設計的可能性。

政府的執法更是將自己的名望全部掃地。

 

這場都市更新沒有任何一方獲得真正的利益,三者,皆是這場遊戲的輸家。

 

---------------------

 

三、我們到底該如何看待這件事情,我們又該做什麼?

 

 

或許這樣的事情還會一再反覆上演,同樣的事情一定會再次發生。

但我認為這絕不會是圓型的無限循環,而是螺旋型的我們會在一再上演的問題中,越鑽越深,然後找到這事件的核心。到那時,我們才能清楚地看見事情的全貌,也能找出改善的方法。

這樣的一個劇烈的刺激,應該要激起我們對公共事務,以及自身權益的關心,我們不該放過任何一個可以表達意見的場合全體積極性地參與才能踏實地解決這些公共社會議題。

 

以下是我覺得我們從這次中可以學習到的事情:

 

。如果你家被劃進了都市更新範圍,而新房子跟金錢都不是你要的東西的時候,你一定要積極地參與公聽會表達自身的意見。

讓你家在一開始,就可以被排除在都市更新範圍外。

絕不是什麼「今日拆王家,明日拆你家」,這是不會發生的。

 

 

。我們該透過這件事情,使立法委員們正視問題,結合各項領域的專業,用正面積極的態度去重新修改法條。

法條應更加落實民眾參與,民眾意見的陳述;徵收條款的條件也需更加嚴格謹慎,畢竟是侵害民眾權益的行為。

 

 

。我們都應該更關心與我們生活相關的法律,法律會保護知法者,別讓法律只成了知法者的武器。

 

--------------------

 

謝謝大家看完,站在一個都市計劃學系學生的立場,我真的很不希望土地徵收、都市更新,都落得這樣難堪的汙名。

這麼多為了大眾思考的事情,反而成了大眾質疑的問題再多來幾個,真的會澆熄我們對都市計畫的熱情。

 

或許這篇文章也還有很多缺陷,因為我也還在這條漫長的學習之旅不斷努力但我們都應該好好問問自己,你真的了解都市更新了嗎?

在網路上看懶人包,再按個讚分享出去,就能改變,找出問題的癥結點嗎?

我們都有需要改進的空間,都市是你我的,我們需要一起努力,一起關心這個城市,才能讓他變得更好。

 

期許我們能更好,加油!



都更利益肥滋滋 誰賺走了?

作者: 文/林洧楨 | 財訊雙週刊 – 2012年4月13日 下午1:10

文林苑強拆案的主導業者樂揚建設,這次被貼上牟取暴利的黑心建商標籤。事實上,樂揚擺不平的恐怕不只王家,還牽涉新、舊住戶與公司股東等三方龐大利益都無法兌現,才是導致最後必須動用公權力強拆的主因。

「不到十年,還沒都市更新完成的老舊房屋,價值就已經漲了十倍,這就是都更驚人的魔力!」近幾年有過不少投資都更案獲利經驗的東森房屋南港加盟店店東呂文 法,親眼看過一戶南港火車站前二十五坪的老舊公寓,從十年前總價三百萬元,到範圍劃定後變成七八百萬元,再到兩年多前都更計畫送審後,現在已要價三千多萬 元。

這樣的投資魅力,讓台北市第一批開發都更商機業者之一的誠美建設董事長陳百棟,在高鐵上親身碰過來自他家鄉台南的鄉親買屋團,他們每兩週一次北上獵屋,要尋找台北市外觀是洗石子,最好還是破舊到外牆都裂了,有青苔長在上面,屋裡還會漏水的老舊公寓,以賺取都更的利潤。

都更還沒完成,老屋就漲十倍

都更的利益大餅怎麼分配?建商有哪些獲利空間?地主和投資人如何趨吉避凶?

以去年送審的一件台北市大安區都更個案計畫書來看,基地面積約五三○坪,土地使用分區為住三,法定容積率為二二五%。更新前,估價師事務所鑑定價值約為十 三.二億元,預計申請六○.四八%的都更和停車位容積獎勵,若順利通過,可額外獲得約七二○坪的建築面積。更新後,包含店鋪、住宅、車位等,估計市價,總 計將超過三五.三億元,等於五年內就創造逾二.六倍的價值增幅,毫無疑問是有利可圖的。

建商表面上的獲利,只有身為實施者可提列的風險管理費,此即一般建商參與都更可獲取的法定利潤。以前述案例的權利人數與面積,依法換算後的管理費用約一. 三七億元,占全案開發價值不到五%;以該案預計五年完成,不算入前期整合時間,建商平均每年獲利還不到三千萬元。業者並指出,審議過程中會被審查委員刁難 以及刪減容積獎勵,甚至還有一些私下談好要補償地主的成本,實際的獲利數字更低。

建商賺什麼?管理費+新屋銷售增值空間

如果這麼「難賺」,放眼台北市與新北市,為何又處處看得到建商與都更整合公司在許多舊公寓張掛海報、插旗標示地盤?

一位有兩間房子都參與都更,且近年研究過都更相關法條的地主說,「《都更法》的精神就是要圖利地主,建商怎麼可以多分,應該只能賺微薄的加工費才對啊!」因為在他的個案中,建商甚至明白告知「送審計畫書上寫的,只是要賺取容積獎勵的數字遊戲!」所以他不相信建商賺那麼少。

「當然不止!」有都更審議委員經驗的新北市不動產估價師協會理事長徐士堯說,更多學問出在都更過程中的「共同負擔」內容──包括拆遷、安置、重建、人事等 成本,以及含風險管理費在內的共同負擔項目,決定出錢出力的建商(實施者)能分回多少房屋。亦即,更新後的房屋總價值必須先扣掉「共同負擔」金額,才能分 配給原地主,因此建商所出的「共同負擔」金額愈高,分回的新屋就愈多,例如上述案例,建商就分回約四成的房屋量,可供銷售。

對建商而言,多分到新房屋,遠比從都更過程中賺取利潤更重要,以都更開發見長的華固建設總經理洪嘉昇也認同此一說法。

洪嘉昇說,建商做都更看的是分到新屋的未來增值性,只要能多分房屋,興建過程若少賺也要做,因為台北市精華地區幾乎已無土地供給,只有透過都更才能換得這些稀有地點的物件銷售機會。

其他業者更指出另一個機會點,亦即台北市目前已有不少地區房屋單坪售價破百萬元,但從目前都更審查通過的個案來看,二樓以上的都更後住宅推估單價都還未超 過百萬元,這是因為不確定的未來漲幅沒辦法算進去,只能以當前市價推估。都更新屋只要條件夠好,就有機會賣上百萬元以上,因此利潤空間仍然很大。

業者分析,都更對建商還有另一個優勢,就是花個三億元就能養一塊三百億元的土地;與傳統買地來養相比,本金和利息的負擔都明顯少很多。正因為如此,其實建商並不害怕抗爭導致開發時間拉長,因為只要利率不調升,房價不崩盤,對財力雄厚的都更開發業者而言就是利多於弊。

以文林苑為例,兩年前樂揚建設預售每坪價格約為四十多萬元,因為王家抗爭延宕至今;假如當初樂揚沉得住氣,處理好王家問題再來賣,如今每坪售價至少可以達到六七十萬元,反而賺更多,也會更圓滿。

總之,風險管理費與售屋增值空間這兩樣就是建商的獲利,也是被民眾指為賺取暴利之所在。不過,這個「暴利」並非建商獨享,有分到房屋的地主們一樣雨露均霑,資產價值一起水漲船高。(本文節錄自396期財訊雙週刊)









批踢踢八卦版 BY rehab2
[新聞] 價錢談不攏不給拆? 建商:王家要五億!

香港二十一年前曾經有一個例子

某建商在大嶼山買下了一塊地要蓋渡假村,
可是前面有一間雜貨店,一對母女堅持不賣這塊地。
於是老闆就親自出馬,把女兒追到手。
變成自己人當然好談了,
把渡假村裡的超級巿場送給未來的岳母。
再給她一筆錢做生意,
如此一來圓滿地解決了釘子戶的問題。

給以後要都更的建商參考一下。




文林苑都更案延燒 贊成戶淚訴王家人說謊

NOWnews – 2012年4月12日 下午2:14
記者王鼎鈞/台北報導

文林苑爭議延燒,異議戶王家人的聲音被廣泛報導,但支持都更的住戶也有所不平,今(12)日接受媒體聯訪,緊咬王家一戶在都更還沒開始前就知道該案。面對都更案延宕,住戶李小姐哭訴,「我們是真正的受害者,我們要回家!」

住戶謝小姐說,她們家搬到外面3年了,3月22日開記者會後,聽到的聲音都是支持王家的,「今天已經拆了,是不是要開始蓋了?」但媒體報導王家才是受害者,「那我們是什麼?」

謝小姐表示,當時要都更,範圍也是劃在裡面,如果沒有,那怎麼可以拆。「我們都是小老百姓,沒有學生、教授,都更聯盟來支持,他們可憐,那我呢?」

住戶李小姐說,她真的很無奈,這兩周看到電視的報導,「我們是真正的受害者,他們(王家)怎麼可以一直在騙媒體,媒體還一再相信他們。」她還說,最近所有的談話性節目她都有看,王家一再call進去,「說他們都不知情,天理何在,媒體為何不去追真相,不報導事實」。

她指控,都更案「從一開始,我們那一塊地居民,大家都知道;是他們自己不願意去爭取權利,才去說人家把他們劃進去」。

李小姐哭訴,昨天台北市郝龍斌市長也說下這決定很痛苦,「我們在外面等兩年半也很痛苦,所有輿論都偏向他們,我們好像是...」。

李小姐情緒激動地說,「市長在新聞稿裡說希望2年內能夠蓋好,我希望你真得能做到!我媽媽如有三長兩短,我真的...」

住戶鄭先生表示,建設公司也有王家的簽名,但王家卻否認,那些學者、學生是否了解真正的內容,他盼王家不要再這樣下去,「拆了就拆了,讓我們這些住戶可以住進去」,有訴求可以去市府、甚至總統府,「我們家也有老人,還有小孩」,也希望搬回家。

鄭先生還說,王家說自己的是百年房子,事實上是民國62年才蓋的,哪來百年?

協助贊成戶開記者會的周先生表示,這兩年多來,王家某人還一直追著某些搬遷的住戶,讓都更戶感到被騷擾,王家人施壓住戶為何不合作、堅持價格。

他質疑,「當初如果要讓建商知難而退,為何不開價10億、20億,那麼剛好只開5億。」而協調過程中,還要求樓層的選擇權、車位選擇權,拆遷費、裝潢及裝修費。




出門吃早餐…回來家被拆光

自由時報 – 2012年4月20日 上午4:23

〔自 由時報記者游明金/宜蘭報導〕「我到阿姨家吃飯,不到兩小時回家,房子竟被夷平成瓦礫。」宜蘭市劉姓獨居婦人,住在軍方配給父親的宿舍,卻被認為占住,強 行拆除討回用地,落得無家可歸,只能靠鄰居收容。劉婦控訴,軍方答應緩拆,卻無預警拆房子,違反程序正義;軍方表示,已緩拆5個多月,拆除前已告知劉婦, 一切依程序辦理。

44歲婦人劉筱梅回到被拆的家園,望著一堆堆瓦礫,屋破家毀,住了40多年的家夷為平地。她泛著淚光說,3月27日上午8點多,她到阿姨家吃早餐, 回家時,看到家園被怪手摧毀,心裡在滴血,電視、冰箱等電器用品完全來不及搬出;更讓她心痛的是,父母留給她的相片與紀念物,都被埋在瓦礫中。

劉筱梅住在宜蘭市建軍路建軍新村,就在金六結營區後方,她說,父親是中校退役,房子是40多年前配給父親的宿舍;父母親相繼過世,只剩她獨居,軍方卻說她「侵占」,以及養流浪狗危及安全,硬要拆她的房子,要把土地還給宜蘭市公所,但流浪狗不是她養的。

鄰居黃彩玲看不慣,幫助劉筱梅奔走陳情。她說,3月14日經民代等協調,軍方同意緩拆一個月,27日卻在未告知的情況下,偷偷摸摸拆房子。

軍方指已2度告知

執行拆除的陸軍第六軍團指揮部表示,建國新村遷村很多年,土地是市公所所有,公所一再催促歸還土地,有人卻在那裡養流浪狗,危及附近運動與住戶安 全,軍方協商很久,才解決流浪狗問題;去年7月調查時,僅剩3棟宿舍無人居住,預訂11月拆除,沒想到劉婦跑進去占住,軍方告知房子要拆、請她搬走,但未 獲理會。

指揮部說,劉婦透過陳情稱家境不好,希望給緩衝時間,軍方也全力幫忙,但劉婦根本無搬遷意願;軍方排定3月底拆除,劉婦並未同意而再緩衝一個月,且 拆除前一週、前一天,兩度告知劉婦拆除時間,並非無預警。拆除時並將電器等物品搬出屋外,也沒有破壞,劉後來返家把物品載走了。

市公所說,拆除部分由軍方負責,原要做為清潔隊停車場,但之前因地收不回來,停車場已設在別處,這塊地要如何利用,還要討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自然保健推廣 的頭像
自然保健推廣

自然保健推廣工作室

自然保健推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阿仁
  • 我實在很同情 拿固定暫時租屋費的36戶 時間拖越久越不利 王蝦米對上大鯨魚之戰 最可憐的就那36同意戶了 想跟王家人說的也只有一句 順風而行...
  • power
  • 很棒的見解,謝謝你^^
  • ^^

    自然保健推廣 於 2012/04/10 00:49 回覆

  • 伍佰
  • 我們臺灣超需要像您這樣理性又往專業發展的好樣兒而不是只會吐吐口水動不動就抗議.....加油這樣的行為跟林來瘋一樣棒
  • 謝謝

    自然保健推廣 於 2012/04/02 12:44 回覆